铃兰劫

gushi86 4月前 199

一 铃国大皇子拓跋岚生下来就自带煞气,脾气暴躁,一言不合就杀人,铃国子民日日祈福老国王能寿比天齐,长命百岁,否则等大皇子那个大魔王登基怕是有苦头吃了。

铃国有个满是妖魔的诛仙林,被大家视为禁地,拓跋岚闲着没事就去诛仙林猎小妖玩,老国王说过他几次,但后来见拓跋岚每次都满载而归也从无大伤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在拓跋岚25岁生日那天,他去诛仙林想猎一只狐妖给他母后做围脖,回来的时候手上却什么也没有,整个人无精打采的进了屋,三天后才出来,出来后什么也没说只留了封信就离国出走了。

从那以后世上少了个铃国皇子,却多了个整天粘着道姑仙儿的脾气暴躁的小跟班。

二 仙儿心善人美却经常傻乎乎的被人骗,每次这个时候小跟班就一展魔王本色把暗地里欺负仙儿的人统统揍一顿,每次揍完人他就咬着苹果对仙儿说:“你四不四傻?玛丽苏本苏吗?别人骗你你就看不出来吗?”真真的恨铁不成钢。

小跟班时常看着仙儿晃神,这样一个姑娘怎么会是他一直寻找的那个人呢?仙儿实在是太人畜无害了。他摸了摸怀里隐隐发着红光的环佩,心想莫不是环佩出了错?

而每次看到小跟班维护自己的样子仙儿就觉得很幸福,她看着手上发着光的手镯心里美滋滋的,果然是命中注定的姻缘,打心底里觉得踏实。

小跟班陪着仙儿到处悬壶济世救人性命,却总是有人跟踪暗杀,小跟班陪在仙儿身边总是替她挡着灾祸每次打完架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日子也乐得逍遥自在。

一次小跟班和仙儿遇见了仙儿的师兄,师兄一副名门正派的样子很是看不上满身邪气的小跟班,但仙儿早已痴心暗许早早就拒绝了师兄的爱意。

晚上小跟班发现仙儿门外有道黑影,偷偷跟过去听到了师兄和几个师弟竟然在商量如何杀掉师父授意要传授掌门之位的仙儿,小跟班听了大怒,大喇喇现了身,吓了他们一跳,打起来几个师兄弟完全不是个,一个小师弟慌忙去求救。

仙儿赶到时正看到小跟班戏耍够了准备给师兄致命一击,仙儿情急之下挡到了师兄面前,腕上的手镯发出刺眼的红光,小跟班心头一紧痛的直吐出一口鲜血来,他不可置信的看着仙儿,她也看着他一脸的震惊和不解转瞬变成了心疼,她刚要开口问他的伤势,他却一个转身消失在她的面前。

师兄被打的奄奄一息却还是编造了谎言中伤小跟班,说是他突然煞气发作伤了人,仙儿没说什么,她虽然不明白小跟班为何这么做,但心底里却觉得他不会无缘无故伤了人,师兄被师弟带回去疗伤,仙儿就一直在客栈等着小跟班,但他却一直没有回来。

仙儿看着自己的手镯想到他吐出的鲜血心里就急慌慌的疼的要死,他好好的怎么就受了伤?伤的到底重不重?现在怎么样了呢?她自己在那胡思乱想,总想起他每次救了自己之后痞痞的坏笑,想起他明明自己不爱吃糖葫芦却每次都买很多,然后扔给她说自己吃不了买多了时眼神里的温柔。。。。。。

诛仙林里满是充满戾气的妖魔,却也充满了珍奇异草,上次仙儿来这就是为了找寻魔血草去救人,想到上次如果不是小跟班救了自己,恐怕自己早就命丧黄泉了,而这次,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那么幸运?

一头饕餮一直暗自跟在仙儿身后,随时准备来个致命一击,前蹄上扬后蹄刚想后蹬跃起,一道红光亮起瞬间把它摔了个狗吃屎,饕餮怒极刚想转身反扑,但看清来人之后立马一怂,“呜呜”叫了两声跑开了,一脸的委屈。

仙儿听到声音回过头正望进了拓跋岚的眼,他看着她眼里满是深情,站在那一脸的坏笑,他向她招了招手,她一下子跑过去扑到了他的怀里,拓跋岚紧紧的抱着她,温柔的抚摸着她的秀发,暗暗的叹了口气,罢了,即是命中注定那就顺应天意吧。

七日后,铃国皇子大婚,排场极大,连仙界也派人送来了贺礼,晚上,拓跋岚看着穿着喜服的仙儿,一脸的幸福,怀中的环佩发着更加明亮的红光,拓跋岚用手温柔的捂上仙儿的眼吻了上去,手一扬把环佩扔了出去。

婚后过了几年恩爱的光景,但好景不长,仙儿患了怪病,身体日益衰弱下去,无药可医,而拓跋岚的煞气日益加重,更加的暴躁易怒,渐渐杀人如麻,仙儿看在眼里心里着急的很,她试过很多方法都想减少拓跋岚的煞气,但效果甚微。

直到有一天拓跋岚喝了个烂醉搂着异国美姬进了仙儿的卧房,仙儿看着他一脸的不可置信,她明白她心爱的丈夫真的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仙儿怎么也想不到她和拓跋岚会有一天拔刀相向,当侍从给她告密说拓跋岚要弑父夺位的时候她已经来不及告知国王,只能拿着剑去阻止,她的剑尖指着拓跋岚,眼里充满了绝望。

“为什么?”她问 “我本就是带着恨意而生,天生煞气,挡我者都得死,你——也一样!”他望着她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的游移,但转瞬即逝,说出的话冰冷刺骨,让仙儿的心彻底的死了。

剑刺进去的时候,拓跋岚像早已预知一样没有丝毫挣扎,眼里有股淡然的笑意,他倒在仙儿的怀里,伸出手想摸摸她的脸,她转过了头,泪却落了下来,他的眼里满是心痛和对她的不舍,她却没有看到,她看到他的怀里隐隐亮着刺目的红光,她拿出了那个环佩看了看,突然红光消失了,泪眼婆娑中她知道他去了,终是忍不住她抱着他的尸体开始嚎啕大哭。

天界,月老拿着王母娘娘最爱的水仙花看了又看,摇了摇头,一旁有一株铃兰已经衰败,这水仙花本开的旺盛,但在铃兰衰败之后也渐渐萎靡了下去。

一旁的太上老君看了看,说:“你这老儿,干什么竟干这缺德事,水仙和铃兰本就相生相克,在一起必有一死,还把他俩摆在一块。”说着就要把铃兰拿开。

月老赶忙阻止说:“这是他们的命数,也是他们的劫难,但毕竟都是仙友,铃兰上神下凡时王母娘娘给了他能知晓命中克星的环佩,而我给了水仙神女能知晓命中姻缘的玉镯,只是没想到铃兰上神是个痴情种,知晓两人必有一死,宁愿让自己死在水仙神女手上也要护水仙神女周全,只可惜啊,情爱这事,不是一死就能了之的事啊。。。”

天界,瑶池宴会

水仙神女与偷跑出来躲清闲的铃兰上神打了个照面,互相点了点头,铃兰上神刚要走过去,水仙神女开口了:”在凡尘之时,你真的不知我们是相生相克之命吗?“

铃兰上神愣了愣,打了个哈哈坏笑着看着水仙神女:”如果当时要知道的话,我一定先杀了你“

说完他淡定的看着水仙神女,躲在衣袖里的手握成拳紧了又紧直掐出血来,他深知即使重回仙班他们相生相克之命也永无破解之法。

水仙神女笑了笑:”我想你也是不知的,前尘往事不值一提,就不再叨扰仙友了,请。“她侧身为铃兰上神让出路来,待他走后,她拿出月老的卷轴,眼里已全是泪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愿你是真的都忘了。

如若此生不负相见,希望过往凡尘都悉数忘却了吧。。。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