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浪漫

gushi86 3月前 196

当单位终于要分房子,而且由于地段不好,对求房者降格以适的消息传出时,郑皓心中的欣喜无以言表。郑皓对朱儿3个月的爱恋正在春季里缓缓绽放,他想他总有一天要求婚,但似乎也没想这么快。郑皓已经能预见到与红Pass接踵而来的新房钥匙。这该是怎样的一种幸福?

求婚的过程很简单,郑皓在递上玫瑰的同时说,单位要分房子了,我们结婚吧?爱情、婚姻、房子自然地结合了。那一刻,有一阵风吹落几片玫瑰花瓣摔落在地上,朱儿眼里一丝浪漫的色彩飘过了。

现在郑皓在这88平方米的房子里有些愤恨起来。在新房装修的3个月里,精疲力竭的郑皓和朱儿不停地为各种各样的琐事而争执,墙壁的色彩、立柜的装饰、地板的材质,两个缺乏磨合的人永远都有各种引起分歧的可能。终于,昨天朱儿狠狠地说:你是为了房子才结婚的。

郑皓觉得真冤,没有房子他也会向朱儿求婚的。有房子那是他和朱儿的运气,不管怎么说房子是一种物质基础。郑皓也想起每次单位分房子都有人突击结婚,而分房一年后,总有消息暗暗流传着谁已经办了离婚。郑皓有些悲哀,如果没有物质条件限制,生活本来可以更从容一点,比方说自己可以和朱儿把相恋的感觉延伸得长久一点,那时自己和朱儿对爱情也会更自信一些。

朱儿走在街上,看着那一对对年轻的情侣。时间太短了,她难以肯定自己的结论。她忽然可怕地想到,脱口而出责问郑皓的那句话说的是不是自己的心声。

而郑皓也没法解释精神物质的关系。如果3年以后才分房,他和朱儿的爱情会不会终成正果呢?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