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戒烟门诊戒烟享医保报销”拟入北京控烟条例

youxia86 2020-5-20 116

卫生间成控烟死角;爱卫会“主抓”控烟乏力……这些问题,正在制定中的控烟条例有望予以完善。北京市人大5月24日发布“《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专家建议稿)》公开征求意见分析报告”,透露卫生间拟划入禁烟区;公安等执法部门有望加入负责控烟;到戒烟门诊戒烟拟享受医保报销。

控烟范围意见最多

今年3月27日,市人大常委会公布《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专家建议稿)》,征集意见。

《分析报告》称,至4月30日收到意见762条。意见多数围绕目前禁烟的焦点问题,如室内单人间办公室该不该禁烟?戒烟是否应纳入医保范畴?其中,“控制吸烟范围”、“责任与处罚”的意见占比最高,达26%、20%。

戒烟药物拟入医保

北京一些医院已开设戒烟门诊。征集意见稿规定,“卫生行政部门应当组织开展对吸烟行为的干预工作,设立咨询热线,提供控烟咨询服务。医疗机构应当为吸烟者提供戒烟指导和帮助”。到医院戒烟,该不该医保报销?征集意见对此问题出现争议。

支持者认为,戒烟纳入医保报销,有助于鼓励烟民戒烟,减轻控烟执法压力。反对者认为,应该对吸烟者提高医疗自费比例;对于吸烟引起的疾病,不予医保报销。

《报告》认为,在上海召开的研讨会上,卫生部部长陈竺透露:“将通过深化医改为控烟助力,逐步把戒烟咨询和药物纳入基本医保,基本药物目录也将添加相关药品。”因此,将戒烟咨询和药物纳入到基本医保中是大势所趋。

1焦点

单人办公室该不该禁烟

对于“控烟范围”的意见,最为集中。不少意见认为,应将室内卫生间,室外步行街、密集商业街、敬老院、小区内的健身区,纳入禁烟区。还有意见认为,室内工作场所的单人间办公室,不属于公共场所,不应禁烟。

《分析报告》认为,室内卫生间俨然成为控烟死角;敬老院是老年人颐养天年的地方、小区健身区也是居民锻炼身体的地方,因此,上述三者可以纳入禁烟区。室内单人间办公室,与室内其他工作场所并非完全隔离,开关门时,烟雾会转入其他工作场所,所以单人间办公室应当属于室内禁烟区。

2焦点

公安城管该不该管

依据征集意见稿,爱卫会是负责控烟的主要部门。但不少意见指出,事实证明,由于爱卫会缺乏执法权限,只能指导、监督、协调其他行政部门控烟,导致控烟效果欠佳。建议条例明确各相关委办局执法的责任和范围,避免执法推诿;增加公安、城管部门等负责控烟。

《分析报告》写明:之后修改条例时,可借鉴上述意见,即明确各相关行政部门的职责,并将公安机关列入控烟权责部门。但是,由于城管部门执法区域一般都在室外,所以城管是否该负责控烟,有待进一步商榷。

3焦点

世界无烟日该不该禁售

征集意见稿中规定,“烟草制品销售者应在每年5月31日‘世界无烟日’停止售烟一天”;“市和区、县爱卫会应当加强对烟草制品销售者停止售烟的监督”。

《分析报告》透露,对于上述规定,10条意见建议删去“应该”字样,改为“鼓励”。理由是世界卫生组织设定“世界无烟日”,旨在呼吁世界烟民在无烟日停止吸烟或者从此戒烟,并呼吁所有商人在这一天停止销售烟草制品,只是一种倡导性的建议。再者,在无烟日当天限制烟草经营者的经营管理权也没有法律依据,可能侵害到其利益。该条规定可修改为:市和区、县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应当在每年5月31日开展对“世界无烟日”停止售烟的宣传,并且鼓励烟草制品销售者在当天停止销售烟草一天。

对话

控烟要靠公共治理

对话人:应松年(京版控烟条例主要起草者,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新京报:控烟条例已进展到什么阶段?何时提交审议?

应松年:修改意见稿已经完毕,已报送到市人大。征集意见时获得的有效意见,如到医院戒烟纳入医保报销;负责控烟的政府部门增加公安机关等,都已写入。

新京报:不少人呼吁借鉴“酒驾入刑”,除了警告、罚款,对屡教不改者给与拘留。修改建议稿对此是否有所考虑?

应松年:条例只是一部地方性法规,无权设定限制人身自由。控烟效果有赖于习惯和氛围的培养,而非单纯处罚。对待控烟要有耐心,坚持做下去,才会有效果。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劝阻。北京的控烟事实证明,多数烟民都会听从劝阻,不听、屡教不改者只是极少数。

新京报:各地控烟多陷入执法难。此次拟将公安机关纳入控烟权责部门,是不是出于这方面考虑?

应松年:解决执法难的路径应该是“公共治理”,社会各界全参与:医疗、教育等系统,都要有控烟小组;经营部门要有自己的检查员;社会团体要有控烟志愿者,各自做好各自的事情。爱卫会负责制定标准,控制协调各部门、各单位;政府的任务是抽调专人,明察暗访控烟权责部门和经营单位。最后才是对不听劝阻者,交由公安等部门处罚。条例采用的就是这个公共治理控烟思路。

1焦点

单人办公室该不该禁烟

对于“控烟范围”的意见,最为集中。不少意见认为,应将室内卫生间,室外步行街、密集商业街、敬老院、小区内的健身区,纳入禁烟区。还有意见认为,室内工作场所的单人间办公室,不属于公共场所,不应禁烟。

《分析报告》认为,室内卫生间俨然成为控烟死角;敬老院是老年人颐养天年的地方、小区健身区也是居民锻炼身体的地方,因此,上述三者可以纳入禁烟区。室内单人间办公室,与室内其他工作场所并非完全隔离,开关门时,烟雾会转入其他工作场所,所以单人间办公室应当属于室内禁烟区。

2焦点

公安城管该不该管

依据征集意见稿,爱卫会是负责控烟的主要部门。但不少意见指出,事实证明,由于爱卫会缺乏执法权限,只能指导、监督、协调其他行政部门控烟,导致控烟效果欠佳。建议条例明确各相关委办局执法的责任和范围,避免执法推诿;增加公安、城管部门等负责控烟。

《分析报告》写明:之后修改条例时,可借鉴上述意见,即明确各相关行政部门的职责,并将公安机关列入控烟权责部门。但是,由于城管部门执法区域一般都在室外,所以城管是否该负责控烟,有待进一步商榷。

3焦点

世界无烟日该不该禁售

征集意见稿中规定,“烟草制品销售者应在每年5月31日‘世界无烟日’停止售烟一天”;“市和区、县爱卫会应当加强对烟草制品销售者停止售烟的监督”。

《分析报告》透露,对于上述规定,10条意见建议删去“应该”字样,改为“鼓励”。理由是世界卫生组织设定“世界无烟日”,旨在呼吁世界烟民在无烟日停止吸烟或者从此戒烟,并呼吁所有商人在这一天停止销售烟草制品,只是一种倡导性的建议。再者,在无烟日当天限制烟草经营者的经营管理权也没有法律依据,可能侵害到其利益。该条规定可修改为:市和区、县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应当在每年5月31日开展对“世界无烟日”停止售烟的宣传,并且鼓励烟草制品销售者在当天停止销售烟草一天。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发邮件([email protected])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